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> QQ空间 >> QQ空间日志 >> 文章内容

夜深吟唱,爱你爱到好疲惫_QQ空间日志

频道标签:QQ空间日志 发布时间:2011-10-15 录入:www.mxpop.com 点击:

Part.1

   苏城,他说爱我,却未尝给过我一丝的安全感。

   苏城,我爱了七年的男子他活在我的青春时期。

   那年,一个名叫苏城的男子。贸然闯入我的生活,我没有任何防备,就让他的影子占据了我所有的思念,甚至那一丝丝异度空间也是他的影子,爱他就在那情窦初开的年纪,没有预兆,就那样深爱,直到今日,整整7年,2520天。

   苏城,游离在暧昧与博爱之间是他的嗜好。他对我说,夏沫,我对你的爱坚定不移,你懂的,不管我在外头是如何风花雪月,对你的爱始终如一。
  
是的,不管他在外面如何风花雪月,有个女子依然会一如既往地为他痴守。

 

Part.2

   沫儿,来城市花园的夜吧接我回家,我喝多了。苏城在电话另端用醇厚的嗓音,喝的七荤八素地给我电话,上句接不上下句,我连忙披上一件外套,袜子都没穿就踩着一对凉鞋出门。

   我将车子缓缓驶入城市花园的停车场,滨海街11号城市花园夜吧区。刚踏到门口,就被那烟雾弥漫的气氛呛的泪流,我用手轻轻地揉了一会眼睛,霓虹灯下苏城搂着一位妖娆的浓妆年轻女子在舞池中扭着腰肢,舞动着极为暧昧的姿态,这就是所谓的苏城,他长相很端俊,有双深邃的粗眉大眼,从骑自行车到开的起奔驰,我一如既往般痴迷,深爱了七年。

   看到那一瞬时,我以为会泪流满面或疼痛难抑,然而只是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会,没有滴落一滴泪光。数着步伐一步一步走过去,冷眼扫了一会城怀抱里的那位妖娆女子,或许我已习惯了这种气氛。轻轻拉过城的肩膀,五彩缤纷的灯光笼罩在城的脸颊上,看不清他那熟悉的五官陌生的模样,城用那双愁郁的眼眸凝望着我,布满了一脸的惊慌。

   苏城轻飘的身子逼退了我好几步,拉了拉我的手臂说道:沫儿,我只是逢场作戏而已。

   望着沉浸在酒精中麻痹的苏城,我那双疑惑的双眸闪着丝丝水光,泪光中夹杂着难以置信的怨恨,逢场作戏?这就是你所谓的逢场作戏?我一步步地逼近苏城,你看看你唇边那抹紫红色的唇印,你闻闻你衣领着装上残留的香水味,你再想想那个日夜为你操心的无谓女子。话语间,我抬起头望着天花顶上的七色霓虹灯,停顿了好一会,紧咬着牙关一个字一个字地吐着,不好意思!打扰你逢场作戏了。 


Part.3

   离开那里,城一直在身后跟随。在十字路口,望不到尽头的马路分割线,我双手抱头,踯躅在路边,此时苏城也蹲到我面前,沫儿,对不起!城的那双明眸中的透色水光触的我疼痛难忍,城将我揽入怀中,温厚的大掌轻揉着我棕黄色的细发,埋头贴近我耳边嘴里呢喃着,对不起,沫儿。是的,每次他说对不起的时候,我就会乖乖妥协,每次他说对不起的时候,我就会举手投降。

   城的怀里,我使劲挣扎,此时不知是谁给了我如此悲愤的力量,听着城的那些缠绵轻语,我几天的饭渣都在胃里翻山倒海,那些贪婪呵护的目光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 我捂住胸口挣脱出城的怀里,那水灵双眸早已布满了泪光。城,我想告诉你我多么在乎你的一举一动,我想知道你为什么拥抱着别的女子让我来接你回家,如若外面的风华雪月真让你如此淋漓,你何必那么辛苦对我怜惜宠溺。

   城说,只是逢场作戏。

   城说,我不会对这些场所的女子动真。苏城话语间,泪水就那样一滴滴落在我的脸颊上,竟是生生的疼着,每当只要城落泪,我的那些怨恨就会不知不觉渐行渐远。

   回家的路上,他不言,我不语,昏暗的车厢内我仍能看清城的神情。透过倒后镜望着城,隐约看到城的嘴唇上残留着别人的紫红色口红。

 

Part.4

   2010年12月12日。晴

   苏城安分了整整30天。

   夏沫,不要再信任那个不值得你信任的男人了,他正与一位满面浓妆的风尘女子在帝豪酒店;艾丽在电话另端不停地说着苏城的不是,我只隐约听到她说苏城与什么样的女子在什么地方暧昧,这些年我已对这些流言蜚语感到麻木不语,经过那番折腾我以为城会回心转性,然而只是我的以为。

   凌晨12点整。

   苏城与一位赤裸裸的女子在床上缠绵。

   一个名叫苏城的通讯号码,没有停止地呼叫中,对方就那样黯然失色地任由我呼叫。

   一个小时过去了,依然没有任何回电。

   听说酒精可以麻醉一切,我打开冰箱,一瓶1970年的长城干红,我当它是一瓶汇源果汁,一杯接一杯地灌入五脏六腑,一股热流从喉咙烫到肠子再烫到胃,然后烫到眼睛渐渐泛起水雾。

   这些年,对于苏城,我以为已经学会如何从容那些视以为常的不轨,然而,心每次都会隐隐作痛。

   半夜,我把CD调到最大声音,听着刘若英用狂浪的音调高歌曲唱着为爱痴狂:如果爱情这样忧伤,为何不让我分享,日夜都问你也不回答,怎么你会变这样?想要问问你敢不敢,像你说过的那样的爱我,想要问问你敢不敢,像我这样为爱痴狂。

   刹那间,不知不觉,突然就泪流满面,满心酸楚。

Part.5

   昨夜,苏城一夜未归,七年来的第一次。

   我从沙发上挣扎地爬了起来。拉开窗帘,窗外的阳光明媚到刺眼,昨夜的酒还在胃里翻山倒海,忘了已有多久没有如此懒散过,站在窗前呆了一会突然很想远行。

   随着那一米冬日之阳,季节在拔节,牵挂依旧温馨。此刻,忧伤是写在脸上的剪影。我一身浅紫色的休闲服饰,上面绣有点点米奇,腰上系一条纯净色的玫瑰腰带,外披一件淡蓝色长大衣,一头到肩的棕秀发,一张白净的脸,两片薄薄的唇片翘起一美丽的弧度。

   一个人背起行李,不知去向,只想流浪,只想淡忘。

   车站,买了张一路向北的火车票,离开那个生活了七年的城市,我想不再回头,可是,不管我走了多远,我的心却依然留在原地。

   临走前,想给他发简讯,对他说,我累了,很累,我想出去走走。最后还是保存在草稿箱中,没有传递,这是关掉手机的最后一条简讯。

 

Part.6

   25个小时的颠簸车程,终于来到这座没有尘埃的陌生城市,刚下火车就感觉到有那么一种刺骨的冷,原来我到了偏北方了。本以为逃离那尘土飞扬的繁华都市,就可以不作声响地漠然置之,然而,我的心却依然留在那座名副其实的城市。  

   君豪酒店,5202号房。

   我把行李置在某个角落,拉开窗帘就那样安静地蜷缩在落地窗前,一直望着窗外的霓虹灯光,望着那片迷芒的夜色,窗外飘下着雨夹雪,让温暖的房间充满了冷痛感。

   从衣袋里掏出,搁置了一天一夜的手机是否有数不完的信息与来电提示?他会不会发疯似的跑遍那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只为寻找我?

   会的,他会。

   我望着那关闭状态的手机,在那陌生的气氛里黯然神伤,在那安然的夜色里忧伤而淡漠。

 

     

Part.7

   零下五度,这是第一次独自一人前往北方。

   午夜醒来,觉得整个肢体似乎都没架于身体,仿佛汽车散了零件。

   侧躺在床上揪着心口疼,真的疼,额头温度42度半。20多个小时的颠簸车程两天没碰过一丝食品,原来体力已不抗一击。颤抖的双手拿起手机想给城打电话,心脏的跳动越来越异常。

   手机处在开机状态,108条来电秘书提醒信息,68条是城的呼叫提示,22条是城的心急如焚信息。

   城说,沫儿,我发疯似的跑遍每个我们一起走过的街口。

   城说,沫儿,我不能没有你。

   城说,沫儿,你在哪?

   城说,沫儿,回来好吗?

   城说,沫儿,你离开之后,我才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痛。

   城说,沫儿,你离开以后,我眷念那些你对我的好的时光。

   城说,城说。

   沫儿,城出车祸了,现在人在医院急救,你的电话一天都打不通,看到信息请回电。城的朋友顾辉明,看着辉明的信息,我静静的躺着,感觉如此冰冷,那双明眸中氤氲的泪水湿透了脸庞。

 

Part.8

   早晨7点15分,长沙飞往深圳。

   当飞机冲向三万英尺高空的时候我的心度秒如年,对城的思念越拉越长。

   如果我没离开,城不会出车祸。

   如果我没离开,城不会发疯似的跑遍那座城市的大街小巷,不顾来回穿梭的车辆只为寻找我。

   赶到医院,已临近中午11点整。城一脸苍白,手臂与额头包扎着纱布,隐约看到额头的血痕参透纱布一丝丝的红。

   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,双眸充满水光地坐到城的身边,城抬起头对着我绽放一抹苦笑,他用愈来愈痛苦的神情,伸手试去我的泪水,用醇厚的嗓音,沫儿别哭,我没事。

   我突然像个犯错的孩子眨着泪光,紧抱着城:城对不起!我再也不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 张爱玲说:女人一旦爱上一个男人,如赐予女人的一杯毒酒,心甘情愿的以一种最美的姿势一饮而尽,一切的心都交了出去,生死度外。

   我说:有些失去注定是覆水难收;不要等到伤害了才泪染背影,肝肠欲断;不要等失去了,才觉得尘世茫茫人无数!